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熱點關注 >> 黃金投資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黃金仍存三大利多因素

發布時間:2011-09-29

    在世界上沒有無風險的市場,即便黃金也無法避免。不過,從1900美元/盎司之上幾乎垂直降落至1600美元/盎司附近,黃金市場的三大利多依然存在。

    首先是美國經濟指標。美國整體經濟與金融形勢依然處於困難時期,複蘇乏力。2011年8月2日,美國國會兩黨達成了提高美國債務上限的協議,但附帶條件是:首先,立刻提高債務上限獲得9千多億美元的額度。同時,美國政府必須在今後十年,將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減少9000億的規模;其次,在獲得總共2.4萬億美元的債務上限的同時,今後十年內必須削減2.4萬億美元的支出。8月5日,全球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準普爾宣布下調美國國債信用評級,這是自1917年評級機構誕生以來美國國債信用等級首次被調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曾在2011年7月13日指出,經濟複蘇疲軟態勢持續的時間或超出預期,同時通縮風險可能回歸,聯儲有可能實施新一輪量化寬鬆計劃在內的措施,以備形勢惡化時刺激美國經濟增長。市場對QE3的預期又開始上升,一旦QE3正式出台,對黃金將是重大利好。

    其次是全球主要經濟體疲軟表現。希臘債務危機正在對全球經濟構成明顯阻力,國際金價上升往往與希臘主權CDS利率的上升在趨勢和節奏上都保持著一致性,也就是說全球投資者對希臘主權信用,即歐元信用的質疑導致金價不斷上漲。目前而言,葡萄牙、意大利、愛爾蘭、西班牙等國家很可能被牽連,甚至會影響到歐洲其他國家。如果危機同時向這些國家擴散,救助資金的規模很可能遠不足以彌補歐元區的主權債務風險敞口,而救助行動並不能在根本上解決債務問題,因其根源在於歐盟現行的分散型財政政策與統一型貨幣政策的結構。最終建立與單一貨幣政策相對稱的財政體製才是解決歐洲債務危機的根本路徑,但這條路漫漫而長遠。長期內歐元信用仍將不穩,投資者擔憂預期仍然會繼續,對金價構成潛在支撐。

    最後是世界新興市場表現。美國財政減赤,將使得更多的儲蓄向發展中國家流動,令這些國家不是麵臨貨幣大幅升值,就是麵臨嚴重通脹的風險。我國作為世界新興市場的代表,通脹壓力上升,人民幣升值預期較強,中方持有美方債券不少於1.2萬億美元,此數已經達到美國債務上限的8%左右。中國或將因美國評級下調蒙受巨額損失,此舉將倒逼中國加快結構調整,以減少外匯儲備。美國評級下調將引發資金避險流出美國,部分可能會進入中國,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人民幣升值壓力,並使國內的通脹形勢更加複雜。黃金是抵禦通脹的重要資產,高通脹將吸引投資者買入黃金。這也使得第一季度中國黃金首飾和投資需求暴增至233.8噸,趕超印度成為全球最大的實物黃金投資市場。由於通脹壓力並未減弱,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對黃金的實物需求將繼續增加,加之臨近黃金消費旺季,實物需求的攀升將持續推動金價再度回升。

                                 信息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彭蘇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