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熱點關注 >> 黃金投資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黃金驚魂一跳 12年大牛市偃旗息鼓

發布時間:2013-04-16

    在上周五黃金白銀雙雙跌破重要支撐後,貴金屬再度發生恐慌性拋售。

  索羅斯警告稱黃金已不再是避風港;高盛罕有的年內兩次下調金價預期;塞浦路斯出售黃金儲備套現恐引發歐豬五國“骨牌效應”。多重利空下,北京時間4月15日,黃金單日跌幅超6%,白銀超10%。

  “恐慌情緒迅速在基金經理間蔓延,對衝基金等機構投資者瘋狂拋售,國際金價2天跌逾100美元,是時候買入了。”在恒生銀行私人銀行及信托服務主管陸庭龍看來,技術層麵的“熊市”恰巧給了投資者抄底的機遇。

  嘉實國際資產管理基金經理楊陽感歎:“印象中,還未見過黃金在亞洲交易時段錄得類似的跌幅。主動賣盤湧現、黃金期貨平倉,全球投資者正陷於無序的黃金拋售潮之中。”

  多家投資基金和對衝基金負責人向本報表示,隻要金價跌至1400美元以下,隨時準備入市增持,初期或采用平均成本法定額“加碼”,以防歐元區央行集體“拋金”。

  投資者爭相減持

  全球最大的黃金ETF基金SPDR黃金持有量在去年12月5日創下1353.35噸的曆史新高後,隨後一路下降。截止今年4月15日,SPDR當前持倉為1158.56噸,共計下降194.79噸。而僅上周4月10日到13日連續四天SPDR持倉量不斷下降,共計下降46.75噸。

  同時,高盛等眾多投行集體唱空黃金,導致投資者恐慌性拋空,推動加速下跌。4月10日,高盛將2013年金價預期從每盎司1610美元下調至1545美元,將2014年金價預期從每盎司1490美元下調至1350美元。此外,瑞銀、德意誌銀行、法興銀行等也大幅下調今、明兩年對於黃金、白銀價格的預期。

  陸庭龍分析,黃金的實體需求並未出現大幅下滑,各國央行至今也沒有大規模出售黃金儲備。因此,本輪金價暴跌很大程度上是投資者爭相減持黃金ETF的結果,暫時鮮有買盤承接。如國際投資者索羅斯去年四季度大幅減持黃金ETF基金SPDR高達55%。

  量子基金創始人、國際投資者羅傑斯(Jim Rogers)15日在新加坡表示:“黃金顯然跌得還不夠。我會在金價調整到位時,逐步買入黃金資產。”但他並未公布心目中合理的入市價位。

  美國對衝巨頭John Paulson旗下的對衝基金,規模約為95億美元,其中85%投資於黃金資產,該基金截至3月底虧損28%。

  某外資對衝基金負責人對記者說:“如此快速的暴跌隻能由專業投資者引發,散戶甚至都來不及反應。有理由相信,部分對衝基金在高盛發出沽售信號後,急於調整資產配置,追隨索羅斯的投資策略。”

  有著多年黃金投資經驗的張先生向記者講述了黃金這驚魂一跳。4月12日上午,黃金走勢平穩,13點55分黃金創下當天最高價1563.9美元/盎司後開始逐步跳水,當天收在最低價1475.3美元/盎司,跌幅達到5.47%。不僅一舉跌破1500美元/盎司整數關口,還創下兩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受益於嚴格止損操作和果斷的反手為空,張先生在上周五的黃金大跌中不僅沒有任何損失,還收益頗豐。

  基金抄底 熊市未定

  截止北京時間4月15日晚上9時30分,紐約黃金現貨報每盎司1406美元,相比2011年高位1920美元下跌26.8%。通常來講,超過20%的價格回調就已經達到了“熊市”的標準。這也意味著黃金持續12年的大牛市告終。

  香港名匯證券及期貨行政副總裁張啟源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機構投資者帶頭拋售,資金流向美國和日本股市,黃金作為抗通脹資產的吸引力降低。但問題在於,黃金產量連續數年下跌,開采成本已超過每盎司1200美元,基本因素沒有發生根本性轉變。隻要歐債危機再有波瀾,投資者會再次從貨幣轉向實物投資。

  作為主要產金國,南非全國礦業協會年初曾警告,2013年全年的黃金產量有可能創下曆史新低。另一方麵,世界黃金協會3月統計顯示,各國央行的黃金儲備已從2000年的2萬億美元驟升至去年底的12萬億美元,且增持並無趨緩。2012年,全球央行購買黃金535公噸,為48年來新高。

  黃金緣何暴跌,歐美的誘因不可忽視。歐盟執委會準備的一份塞浦路斯融資需求評估報告顯示,塞浦路斯已同意出售超額黃金儲備,以籌資約4億歐元。

  陸庭龍說:“即使塞浦路斯出售所有黃金儲備,也不可能撼動龐大的實物需求。投資者擔心意大利、西班牙等債務國效仿,但拋售2000噸黃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金價短期仍有可能下破1400美元,可考慮入市抄底。”

  某基金經理表示:“1350美元是金價的下一個重要支撐位,目前估值已非常吸引,即使買盤匱乏,恐怕也沒有多少對衝基金敢在如此低位做空了。”

  他補充,考慮到歐元區國家出售黃金的不確定性,增持初期或采用平均成本法,即定期定額買入固定數量的黃金資產,提防風險。

           信息來源:21世紀網-《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江家岱 包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