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熱點關注 >> 黃金投資 >> 百家觀點

百家觀點

耀眼黃金尚未失色

發布時間:2012-03-20

邱思甥

  美聯儲暫緩推QE3、市場避險情緒轉向、美元轉強……近日接連利空引發了金價急挫。究竟該如何判斷未來金價走勢,正考驗著投資人的膽量與智慧。

  不妨先看看促使金價堅挺的根本因素有沒有變化。

  無疑,是全球央行的貨幣超發推動了黃金上漲。美聯儲首度公布利率預測, 2014年底前將不會加息,資產購買、量化寬鬆仍是選項。歐洲央行或於今年中下調利率0.5%並維持至2016年,兩輪對銀行的中長期再融資計劃規模共高達一萬億歐元。英國量化寬鬆規模至3250億英鎊。日本量化寬鬆規模增至65萬億日元 ;中國停止加息並兩度調降存準。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以來,全球央行持續維持超低利率支撐實體經濟,但在近期經濟增長乏力、利率又降無可降的背景下,全球央行紛紛出台創新型貨幣政策如量化寬鬆(QE)、扭曲操作(OT)、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等等,以避免陷入傳統經濟學所謂的流動性陷阱。甚至美聯儲可能調降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迫使高達兩萬億美元貨幣基金進入市場,這些都推升了金價一路上行,在去年9月6日創出每盎司1921美元的高點。

  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黃金需求主要來自珠寶、工業及投資性需求,珠寶占60%以上,而珠寶的需求通常與奢侈品銷售息息相關。不過,若進一步掛鉤全球經濟發展,近來投資性需求反而是影響金價的主要因素,這又可再細分為全球央行和個人投資者。

  1971年美元與黃金脫鉤,引來金價高達2000%的上漲。之後,隨著國際資本的自由流動和金融業的高度發展,黃金代表的硬貨幣功能被徹底忽略,持有黃金甚至還要付出一筆保管費,各國央行持有的黃金量一度持續下滑。歐洲央行1999年甚至還要相互約定每年賣出黃金數量不得超過400公噸,可見當年央行黃金拋盤之強。反其道而行的是俄羅斯。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挾著高油價帶來豐沛的原油出口收入,自2008年起俄央行幾乎每個月都在市場買進黃金,每年買進數量約100公噸,隻進不出,目前已持有883公噸,在全球央行中排名第八。央行買黃金的風潮由此拉開序幕,經常賬戶順差與外匯儲備均快速增長的新興國家尤青睞於此。2009年10月,印度央行從IMF買進200公噸黃金,價格高達每盎司1045美元,一度引發市場嘩然。如今回頭來看,不得不佩服新德裏當時的遠見。在印度央行買進後,金價經曆了一波區間為每盎司1200美元至1900美元的大牛市。 除印度外,近年來韓國和泰國都曾出手買進黃金,中國也在2003年至2009年增持了454公噸黃金,目前持有黃金總量1054公噸,占外儲比例從0.8%跳升至1.5%。各國央行的買盤一向是長線操作,在全球經濟與政治不確定性仍高的情況下,估計未來各國央行還將持續買進黃金。

  在資產配置、分散風險的驅動下,個人投資者也紛紛“入市淘金”。以往直接買進實體黃金需要較高金額,加上保管不便及安全性的顧慮,個人投資者的投資衝動被大大限製,但近年來各國銀行紛紛推出紙黃金、黃金存折、掛鉤黃金的理財產品,大大方便了投資人小額投入黃金市場。指數型基金(ETF) 的興盛,更允許投資人以較小單位數購買實體黃金,還免去了保管麻煩。據統計,目前最大黃金ETF從2004年11月成立以來,持有黃金已從不足500萬盎司(150公噸)猛增至近4100萬盎司(1200公噸),存量已然成為影響金價的另一個不可小覷的因素。在新興國家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接近70%,已成推動全球增長主要動能的趨勢下,新興國家對黃金珠寶及相關奢侈品的長期需求勢必推升金價穩定上揚。

  隨著美元的貶值,全球貨幣的信用價值也被質疑,黃金作為傳統終極貨幣的角色再被提起,凡遭遇過戰亂或是惡性通脹的國家,對黃金的保值性的信念更是根深蒂固。黃金每年供給量極為有限,僅4000公噸, 其中3000公噸來自新開采量,其餘來自回收。目前全球已知蘊藏量僅16萬公噸,而已開采了9萬公噸(有3萬公噸握在央行手上),以目前市價計約為4.5萬億美元。若以傳統金本位理論來說,遠遠無法滿足全球高達15萬億的貿易量。稀少性注定了黃金無法成為貿易貨幣,但也讓其被視為終級硬通貨幣,價值永不減。

  但是,黃金雖具避險性,卻是零利率資產,論稀少性或其實用性,不如房地產,故從長期看黃金現貨價通常與金礦公司股價高度正相關,但短期經常存在脫鉤現象。因此,在投資選擇時需認清投資標的究竟是實物黃金還是股票。

  國際上黃金交易一般以美元計價,因此美元貶值的預期就為金價上漲提供了最直接的理由(油價及其他原材料商品亦然)。而目前實質利率為負的市況,更驅動了資金追逐一切資產,為黃金短線上漲預留了空間。再加上全球央行貨幣超發,更讓人擔心未來貨幣的實質價值。因此,黃金保值、增值的空間不容小視。

  (作者係國際理財規劃顧問CFP,證券分析師CSIA)

                                        信息來源:中國證券網·上海證券報